基督徒參政,不要假公義之名偷渡個人好惡

32823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近日有一事件頗引起討論,問政算是犀利,不少網路鄉民公認認真監督政府的立委黃國昌,竟有人發動罷免,且連署人數不少,已經達成案門檻,未來可能要訴諸投票。有意思的是,此次發動罷免的核心人物來自教會;組織動員非常積極,且有教會力量支持。

雖說罷免是國家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基督徒身為公民當然有權行使罷免權。只不過素來教會的教導都是,個別基督徒雖然可以有自己的政治傾向跟政黨偏好,但不宜使用教會組織的力量直接投入政治活動,更別說以教會組織的力量直接籌組政黨。

雖然我們也知道,過去在歐美基督教國家的教會自己所堅守的倫理規範,到了台灣未必會被照樣遵守,之前就已經有基督教會組織聯合創辦了政黨,以教會的力量推出候選人投入選舉。這類不成文的自我約束早已被打破,雖然讓人覺得遺憾,但再有基督徒動員教會力量發動其他政治活動,也自然不會太令人感到意外。

恰巧是這些基督徒所屬的教會在支持另一個政黨執政時,熱愛端出羅馬書作為替地上不公義政權辯護的理由,卻在換了另外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政黨執政後,立馬否決了自己過去一直堅持的主張,決定投入政黨活動,不再「接受」地上的政權,這種精神分裂式的選擇性接受不公義政權的態度,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拿聖經當成支持自己主觀立場的論證,並非真心服從聖經的教導。

罷免案成形之後,討厭黃國昌的人自然拍手叫好,畢竟黃國昌立委的問政監督犀利,是不少利益團體的眼中釘;卻也有不少鄉民網友感到不解,為何問政算是認真的黃國昌,竟然會淪為被罷免的對象。明明有更多立委做得比黃國昌還要糟糕,卻依然老神在在,沒有被罷免?

於是開始有人回頭去挖,試圖了解發動罷免黃國昌背後的力量和動機理由,還有整個罷免的連署推動過程也都被人挖出來討論。細節在此暫且不表,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上網查找並做出自己的判斷。我只知道網路上有不少人替黃國昌委員抱屈,並且對於發動罷免的人背後的教會力量感到不滿,認為這些發動罷免案的人是因為自己的私怨,而非為了拉下不認真的立法委員。

這是最讓人感到憂心的事。

這些年,台灣某些教會組織因為跟社會公眾再一些公共議題上的立場不同,選擇了和社會輿論對抗而非溝通的方式,甚至不惜製造假見證和說謊也要攻擊不同立場者。雖然教會的內團體自己說了很多聖戰式語言自我強化,實際情況是讓許多非基督徒對基督教會產生非常不好的負面印象,甚至將基督徒與反智主義畫上等號。

最近發動罷免的核心人物頻頻上媒體,透過媒體公開對社會發言,而這些言論在許多人看來是荒謬而不合理的鬧事藉口,不是貫徹所謂的正義或監督。雖然我知道當事人絕對不接受這些輿論見解,但一如反對罷免的群眾也不支持罷免者的說法一樣。

在重視程序正義的民主國家裡,當兩造雙方在同一件事情上沒有辦法取得交集時,就是以投票來決定最後的結果。罷免黃國昌一事看起來也是得訴諸投票,只不過,萬一投票表決沒能通過罷免案,發動者能夠接受這個結果嗎?又或者繼續找其他方法拉下自己所不喜歡的立法委員,即便這個委員在與自己不認同的議題之外的其他議題再努力認真,其他委員再混再不認真都不重要?

(Photo credit: 綠魚 / CC BY-NC-ND

19 意見

  1. 台灣的長老教會,在前任藍政府執政時,便是以台獨、反核、反服貿等政治主張,多次走上街頭,甚至帶領街頭運動,毫無掩飾的站在執政當局對面,做另一種抗爭,這也算”不接受”地上政權的一種表現吧!! 對比到現任綠政府荒腔走板的執政治國,教會聲音似乎好像安靜多了,順服多了,這算不算”選擇性接受不公義政權的態度”?

    黃國昌的立委評價,網路上正反兩極。支持反對都可找到充足理由(當然,站在另一邊者未必接受 )。罷免公投讓同區贊成反對的選民都有公平表達意見的機會。基督徒透過公開,公平,合法的方式表達自己對國家、政治與社會上的不滿與訴求,請問有何錯誤?

    至於其他比黃國昌表現還差的委員,就交給其他不滿的選民來決定…

    • 抱歉啊,我完全看不到反對方有什麼充足理由。更何況孫繼正自己也臭不可聞。
      好的就給你們打成正反兩極,這種潑糞手法大家都看很膩了。
      就算是你舉例的長老教會,也從來都只是支持社會運動,而沒有自己起頭帶領,更沒像你們這群反智基督徒一樣以教義之名行歧視與打壓異己之實。沒水準到去鬧別人家,啊不就好崇高(白眼

    • 你要不要說說看,孫繼正等人連續撒謊、公然教誜騷擾老弱婦儒,這些什麼時候也成了「公開、公平、合法」的方式了?

    • 那麼,既然要稱基督徒言行是公開的,被檢視不就正常的嗎
      幹嘛氣急敗壞的對著質疑者哭喊有何錯誤?

    • 是誰給你錯誤觀念,基督徒可以被”閒人”檢視?? 你以為基督徒是吃公家飯的民意代表,或是政府官員嗎??

    • 不是檢視所有基督徒,是檢視那些照聖經字面意義來介入公共事務的基督徒,也就是護家盟、信望盟或安定力量之流。

    • 哇,原來基督徒這麼偉大,公開言行不得檢視、不得用相同量杯回量?(Bible 表示:
      不想被檢視就龜回教會去囉,像關起門來的床第情事一般,不出來公共空間別出人命誰有空管你們?
      「教會歡迎任何人」早就沒人當真了
      容公眾再次提醒你們這種基督徒,公共空間不是教會,是真正的人人平等,包含基督徒、穆斯林、黑皮、女人、甲甲,以及未來可能出現的智慧異族生物
      想要唯獨基督徒好偉大好神聖的空間,自己去建國吧

  2. 身為國家官員,其問政或施政應優先考慮國家為來發展,即遠見,而非優先考慮民眾好惡,更何況是推動有損國家未來之政策。而他上台至今,卻大力推動同婚運動。敢問同婚制度,到底如何能讓台灣越來越好,如何讓本國國力提升,而目前看來已有同婚的國家,醫療負擔、家庭問題變得更嚴重,試問同婚制度推行,除了造成更多的社會成本,能夠帶來甚麼社會效益、國家利益嗎?
    (可惜的是...目前台灣部分人民只看好惡,不看長遠之益損)

    盧梭曾說過,民主,不是做想做的事情,而是做該做的事情。而該做的事情,即是指對大多數人"實質"有益之事,故政治需要的是見識與專業,而非民粹與認同。

    • 「已有同婚的國家,醫療負擔、家庭問題變得更嚴重」
      哪來的訊息?教會媒體嗎?

      ——
      「問同婚制度推行,除了造成更多的社會成本,能夠帶來甚麼社會效益」
      我認為沒有太大的損益。台灣主流民意對同婚議題大多漠不關心,因為對多數人而言無益也無害。大家真正關心的是薪水、稅額、物價與國定假日,以及專業社群所關注的諸如國土利用、都市計畫等議題。

      奇怪的是,部份教會社群似乎將其當成衝擊社會甚巨的政策,令人好奇這樣的社群文化究竟是與主流社會脫節;又或著是一種類似「專業本位主義」的意識形態作祟:難道婚家制度屬基督教的專業領域?難道基督徒比不信者更有資格去談論愛?談論家庭嗎?

    • 謊話連篇,說謊不打草稿,同婚增加負擔?證據在哪裡?所有通過的國家,荷蘭17年了,結果是「沒有任何變化」,沒有更好也沒有更壞,多查查資料好嗎?危言聳聽

  3. 謝謝本文作者,顯出這些基督徒遭遇的是何等艱難挑戰與困境。願他們持守聖經真理,為主奮戰,在各樣的攻擊與誣衊下,仍能靠主站立得穩。

    • 「信仰本身就是非理性的,理性就得講求證據與實事求是,就不會任意接受聖經裡的種種矛盾論點。」
      然而法律卻包括理性的層面。所以本著信仰參與公共事務,必須接受理性辯證的考驗。

  4. 同樣的標題也可以套用在部分長老教會成員與彭氏夫婦身上。眾弟兄姊妹當謹記耶穌的話:「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不要用信仰服務政治,也不要讓政治扭曲信仰。

  5. 這篇立論點也蠻讓人不解的,如果作者覺得其他委員差勁,也可以發動自己的罷免啊,就此去批評他人行使正當政治權利的行為,也無益於事。

    不宜使用教會的力量介入政治?
    反對者大都是私怨或是利益團體?

    這是自己臆測,还是論斷?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