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對抗仇恨力量的責任

人類在公共生活中難免會有各種不同,乃至相衝突的立場。操弄仇恨言語的政治人物與政黨也所在多有。此時教會不應只關起門來,把聖經解釋得與公共生活無關,甚至用聖經去合理化某些黨派的惡行。教會要扮演的不是糊裡糊塗的和事佬,而是挺身對抗不義,用聖經的真理去光照社會。

中國夢,白日夢?

國與國之間不是不能比較與批評,只是要比較,要在乎跟提醒的,應該是在上主眼中,那些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上主在乎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那些無辜的受害者與被壓迫者,那些因著開發和經濟殖民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對象!

亞哈隨魯的金杖

曾慶豹教授的《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一書肯定要引發激辯,不說別的,在2013年8月27~29日的「兩岸基督教論壇」為中國與台灣的許多牧者帶來滿滿的大平台之後,大概不太有人願意想起「現在正是發動護教反共運動最適當的時機,善與惡、正與邪、光明與黑暗、自由與奴役,是不能並存的,吾人要有信心,在神的指引之下,最後勝利定屬於我們的。」

天職與資本主義的鐵籠:再思《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當前許多教會對於教義的強調,與當年宗教改革之後,這些原始的新教教派所強調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倫理觀念,早已相去甚遠。原因在於,這些基督教會為了追求人數的快速增長,於是並不強調對於既有信徒的信仰扎根。

盧其宏/不過就是7天假

工時修法爭議要從複雜的陷阱跳出來,讓我們從最簡單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切入,現在政府修法的重點就是要砍掉勞工原有的7天國定假日。

民主有沒有敵人?台大暴力事件的反思

統促黨近年來在台灣社會的行動有一個共同特質:以民主的手段(使用集會結社的自由)反民主(以暴力攻擊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這背後反映的是許多民主國家都必須面對的嚴肅問題:民主到底有沒有敵人?答案很清楚:當然有。民主的敵人就是任何意圖破壞憲政民主的個人和團體。

正是為了福音,所以計較那麼多

基督徒以什麼動機、態度、如何參與社會議題,又是用多大的強度參與哪一類議題,不能與其他人相同,而必須用合乎自己身分的方式,以免羞辱了自己的主,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因為他們言行所顯明出來的,是基督教的整體見證。這才是基督徒應該最關切的事。

會抓老鼠就是好貓?——從教官退出校園談起

自2013年立法院決議推動軍訓教官2021年全面退出校園後,台灣社會就常有「挽留」教官的聲音。早在討論階段,就有學校認為,「教官是校園安定的力量」,因為教官能24小時待命處理學生突發的緊急狀況。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