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再思基督教與文化的關係

他們可能沒有警覺到:儘管建構本土化的神學、融入在地文化是重要的,但文化在高度政治動員的情境下,往往只是政治的附庸而已。相對於此,那能夠對在地文化適度尊重,卻保持適度距離的信仰,總能在不斷變遷的社會文化過程中,時常重新審視文化的本質。

改革中的教會組織:允許忠誠反對者

一個信仰群體或教會組織最大的難題,往往不在外來壓力,而是它能否真誠地面對內部的不同聲音,去和各種聲音對話,並找出新時代的信仰詮釋。處在2017年,這個台灣社會最具有歷史傳統的基督教會當前正面臨著這項挑戰。

受逼迫的教會

耶穌宣告了一個新的社會秩序,將世界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定義;而這恰恰是每個獨裁政權所不能容忍的。非關流血暴力,也非關其他陰謀勢力,而是因為當人心被基督轉變時,專制獨裁的恐怖與威嚇,就要失去它的權勢。

沉迷消費資本主義才更可怕

寶可夢登台之後,一些基督徒以敵基督為由,奉勸弟兄姊妹不要玩,免得沉溺後被撒旦魔鬼綑綁、挾制。另外一些基督徒則比較開明,說玩玩無妨,但不要沉溺,也應該反思這款遊戲之所以成為流行的原因,小心分辨流行文化裡面的元素和基督信仰的關係。

門徒訓練帶不出門徒?

耶穌向我們示範的門徒真諦在於「生命影響生命」,耶穌公開向會眾講道,門徒一起參與,但耶穌也私下帶門徒做一些不開放的教導,同時耶穌帶著門徒行神蹟,也讓他們參與神蹟,並且差派他們自己去操練神蹟。但是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重點。那麼,什麼才是重點?重點是耶穌跟他們一起生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