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潘霍華與青年事工

教會老化是許多歐美教會的焦慮,和嬰兒潮世代相比,年輕的千禧世代留在教會內的比例偏低,許多宏偉的教會建築中,週末做禮拜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年齡普遍偏大。年輕人到哪去了?

從《羅輯思維》聊聊教會

身為一個歷史的愛好者,第一次接觸到《羅輯思維》這個節目時,馬上被他吸引。漸漸地,上網觀看一集又一集的《羅輯思維》已經成為我休閒時的最佳夥伴。

死刑背後,正義如何實踐?

不論在武俠小說中,或是在好萊塢超級英雄的故事中,力量可以解決許多問題,適度的暴力甚至可以成為伸張正義最有效率的管道!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使用暴力解決問題,所解決的比帶來的問題還多。

當信仰變成一套公式時

台灣近幾年基督徒的比例明顯提高,特別在大台北等都會區,許多教會紛紛發展成巨型教會(mega church)。許多牧者特會標榜能提供教會成長的訣竅,應許參加的教會領袖,只要按照某些步驟,就能夠經歷成長。

對話的起點:把人當人對待

昨天,台灣社會進入一個新的時代,新政府正式上任,舊政府下台。每隔四到八年,同樣的劇本就會重複一次。每一個國家領導人都有不同的思維,社會中不同的人也也不同的思維。在一個多元的社會中,學習「對話」是我們全體需要正視的課題。

我與站在牆外的朋友們

在教會待得夠久後,會漸漸認識一群朋友,我稱他們為「站在牆外的朋友們」。這群朋友有個共同的特質,認為教會的人很虛偽,愛心很假,眼中只有事工,對人的關心很有目的性。他們遊走於教會邊緣,有時會來,有時會停止出現好一段時間;有些人來教會是因為朋友,還有些人是因為習慣。他們雖然會來教會,卻不認為自己是教會的一分子。

「傳揚論壇」發刊詞/林信良

2016年初,台灣人民剛經歷了一次全面的政黨輪替,對基督徒來說,立法委員選舉或許更有看頭,首次出現兩個以宗教為價值的政黨,激發許多正反討論;無獨有偶,在香港、北美等地,也正經歷著社會事件與信仰連結的爭議,基督徒在香港爭普選的議題上該怎麼判斷?面對自稱基督徒的唐納川普在公開場合上說出的爭議言論,基督徒對此看法也呈現兩極。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天父上帝的教會,我們的教會

當我們定義「我們」的範圍時,可能我們的父就是這個範圍的「父」了。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多大,就看我們所指的「我們」有多大。這樣說起來,好像天父的尺寸是由我們來界定的,又有點不合理了。主耶穌教導的主禱文,應該是要讓我們一切受造的人,一起建立以父與兒女的關係,這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

關於教會福音機構事工的奉獻

這年頭,不管是一般的民間NGO還是教會機構,募款都很不容易。主要原因不是民眾沒有愛心,事實上台灣社會很有愛心,捐款做善事總是不落人後,基督徒捐款更是從來不手軟。問題不在於民間的捐款不夠多,而是分配不均。

教會必須對抗種族中心主義

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摩爾牧師(Rev. Russell Moore)指出,白人至上主義與種族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危險的,因為這些意識形態壓迫我們主內的弟兄姊妹。他說:「如果我們是耶穌的子民,就讓我們站在耶穌的立場。」不久,這個決議案照案通過。

誰是接班人

台灣鄉村裡不只少有青壯年的牧者,就連退休後願意投入偏鄉事奉的台灣本地長者卻也一樣少見。我可以同理青壯年不論是信徒還是牧者在鄉村工作的現實難處;然而就連在台灣都市裡退休的長者,也很少投入對鄉村的關懷時,恐怕就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教會和台灣社會需要更多反省之處了!

財富,教會運作的潛規則

台灣現今的主流媒體、大型慈善團體和許多教會的經歷看來,錢出得多的、股份大的,聲音就大、決定權在握,黑的可以說成白的,採購可以綁標,少數可以代表全體,可以決定災民必須吃、穿、住什麼,奉獻者可以決定教會要不要買、買什麼品項樣式型號的管風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