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教養與牧養——很愛你,但你不是世界的中心

在開車帶孩子上學的路上,有時我會對孩子說:「我超級無敵……愛你。」兒子也會大聲地回答:「爸爸,我巴斯光年宇宙……愛你。」「超級無敵」和「巴斯光年宇宙」其實只是形容詞,目的是在強調「愛」的程度……。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從夏娃的產痛談起

「男人有的女人也要有、男人沒的女人也不要」,這句話幾乎可說是激進女性主義運動最化約的原則。即使男人不需經歷的生產歷程,現代醫學可以輕易免除令女人恐懼的產痛,但創世記所載那位「增加女人產痛」的上帝,似乎就成了男性沙文主義的共犯、阻擋女性平權的元凶了?

林奈的花園

位於烏普薩拉市中心、市立圖書館對面、有座黃色圍牆圍起來的花園,從牆邊到菲利斯河邊咖啡店林立,這裡就是著名的「林奈花園」(Linnéträgåden)。

與葛倫斯一起上教會——多元社會中的教會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日益多元的社會中,每個人所關注的議題和觀點多少會有差異 ,而「尊重」和「包容」成為不斷被強調的價值。然而真實的情況是,人們傾向和志趣相同,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而漸漸疏離與自己興趣和觀點不同的人。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下)

在今年6月市政府財務吃緊以前,烏普薩拉也和瑞典其他地區一樣,由市政府出資聘請各種語言的教師共約800人,讓學前班(相當於台灣小一)到九年級(相當於台灣高中一年級)的外籍學生,或生於瑞典但具有外國背景的學生,免費學習母語課。市政府公布的課綱載明,外籍學生有權用自己的母語學習瑞典語。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教會的對手衰敗中?

若台灣教會還想自栩為「社會的良心」或「先見」,現在不是緬懷過去,也不是繼續在特定政治議題上鑽牛角尖的時候,更不該笑看「國家」/政治力的衰微;坦白說,不需要繼續死咬著特定政治勢力窮追猛打,也沒有時間額手稱慶,教會應當儘快認清,那改換新面孔的老對手:金錢的權力!

中國夢,白日夢?

國與國之間不是不能比較與批評,只是要比較,要在乎跟提醒的,應該是在上主眼中,那些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上主在乎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那些無辜的受害者與被壓迫者,那些因著開發和經濟殖民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對象!

面對社會不公義,如何與哀哭的人同哭?

面對社會結構所放大的預期外的惡事,不能僅止於道德性的勸說或譴責。乃必須從制度結構的角度,來進行調整,設下閥門關卡,以阻擋惡化。若以勞動條件來說,就是需要訂立工時上限、減少過勞的班表安排、加強勞動檢查等等保障勞動條件的措施,以阻止純粹的資本邏輯侵入私人生活領域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