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好文共享

從夏娃的產痛談起

「男人有的女人也要有、男人沒的女人也不要」,這句話幾乎可說是激進女性主義運動最化約的原則。即使男人不需經歷的生產歷程,現代醫學可以輕易免除令女人恐懼的產痛,但創世記所載那位「增加女人產痛」的上帝,似乎就成了男性沙文主義的共犯、阻擋女性平權的元凶了?

林奈的花園

位於烏普薩拉市中心、市立圖書館對面、有座黃色圍牆圍起來的花園,從牆邊到菲利斯河邊咖啡店林立,這裡就是著名的「林奈花園」(Linnéträgåden)。

與葛倫斯一起上教會——多元社會中的教會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日益多元的社會中,每個人所關注的議題和觀點多少會有差異 ,而「尊重」和「包容」成為不斷被強調的價值。然而真實的情況是,人們傾向和志趣相同,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而漸漸疏離與自己興趣和觀點不同的人。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下)

在今年6月市政府財務吃緊以前,烏普薩拉也和瑞典其他地區一樣,由市政府出資聘請各種語言的教師共約800人,讓學前班(相當於台灣小一)到九年級(相當於台灣高中一年級)的外籍學生,或生於瑞典但具有外國背景的學生,免費學習母語課。市政府公布的課綱載明,外籍學生有權用自己的母語學習瑞典語。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潘霍華與青年事工

教會老化是許多歐美教會的焦慮,和嬰兒潮世代相比,年輕的千禧世代留在教會內的比例偏低,許多宏偉的教會建築中,週末做禮拜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年齡普遍偏大。年輕人到哪去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盼望那所不見的

在教會的傳統上,待降節期的意義,是要我們開始預備心,準備和等待耶穌的降生,特別是在基督已經降生,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的末世裡,「待降節期」所凸顯的更是強調要我們這些還在世上的人,繼續耐心等候基督的再臨。

忽略教育是教會的致命傷!

什麼是教會?讓我們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教會只處理神學,卻不討論教育,這樣的教會就真的是「宗教團體」了。忽略教育的教會絕對是沒有未來的!

人與奴隸的區別

台灣的企業主如果想得夠長遠、算得夠精明,就不該僅滿足於法律的極低要求。當法律不再為特定的少數族群提供必要的保障時,良知的覺醒與愛心的行動,將是這越來越窮的社會,僅存的救贖與盼望。

基督教新年與警醒

有別於新年以願望開始,基督教新年(將臨期)是以警醒開始。為何是警醒?因為基督教新年預表主耶穌主權完全的彰顯和實現,其中包括審判和拯救。這樣,警醒關乎悔改和相信。當下的我們需要甚麼的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