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治療者:與神連結帶出的醫治

如果說傷痛的記憶使我們掙扎,相對地,愛的記憶也能使我們被滋養。在聖經中,神多次告訴以色列百姓,要記念祂的作為。無論是節期、飾品、祭物、飲食,都是為了將過去的事件帶到現在,並讓以色列的後代子孫能夠一同歡慶神的愛。不只對這個民族如此,對我們個人也是如此。

後來的我們—AI崛起,然後呢?

面對 AI 的衝擊,我們需要回到這最根本的問題:人是何物?「人論」之所以重要,因為唯有在完整的敘事中談使命,這使命才有基礎,繼而引導激發出熱情,驅使人整全地活出我們的生命。

反豬血糕公投?

面對世界的邪惡,教會所當行的不是退縮封閉,也不是以暴制暴,而是總要以「即便……又如何?」的心態來面對。教會需要知道,即便邪惡已經掌權,那又如何?如果真是教會,那麼應該總是盼望且相信,這世界的故事仍然在上主的手中。

人數重要嗎?

整本新約重視的都是信徒的成熟度而不是「如何增加信徒的方法」。好的方法可以帶來熱鬧也可以令人興奮,甚至在過程中可以讓信徒靈命成長,但是不會持久,這是我們必須理解的限制。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方法千萬不能成為信徒信心的來源。

過勞的照護者誰來照護?

教會可以更積極鼓勵教會內的長輩成立高齡化長者團契或小組,開出更多協助訓練照護的課程,舉辦更多適合長者參加的聚會,安排讓地方上需要照護長者的照護者喘息的服務或替換人力,也可以派出更多弟兄姊妹投入地方社區的高齡長者關懷與邀請,打造一個以教會為中心,邀請地方長者共同前來教會聚會,形成共同協力安度熟年生活的新社群。

受逼迫的教會

耶穌宣告了一個新的社會秩序,將世界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定義;而這恰恰是每個獨裁政權所不能容忍的。非關流血暴力,也非關其他陰謀勢力,而是因為當人心被基督轉變時,專制獨裁的恐怖與威嚇,就要失去它的權勢。

沒有基督教保守主義,中國無法完成民主轉型(下)

中國並非沒有未來,中國的未來不掌握在共產黨手中,也不掌握在被共產黨意識形態所毒化的、做著皇帝夢和總統夢的「當代洪秀全」、「當代孫大砲」手中,而掌握在劉曉波、胡石根等熱愛自由、堅持公義的知識人和數千萬「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的家庭教會信徒手中。

沒有基督教保守主義,中國無法完成民主轉型(上)

新教進入中國200年來,中國教會形成自我封閉與被迫封閉的傳統,以疏離於主流社會和反智主義為榮。學者陶飛亞有一本研究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的著作,便以「邊緣的歷史」為名。不僅中國教會的歷史是一段「邊緣的歷史」;中國教會在中國社會的存在也是一種「邊緣的存在」,甚至是「隱蔽的存在」。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

當我們的耳目只在乎「賺錢」與「發大財」時,就讓「拼經濟」限制了我們對這塊土地與社群的想像;讓我們永遠只是在一堆所謂的「XX」與「經濟」的虛假對立中打轉。這個世界要我們認為,只有經濟才是我們的一切,只有在向那試探人的下拜,台灣才有所謂的未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