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政客,也別犧牲最根本的原則

先前有些研究顯示,很多在教會長大的青年後來不去教會的原因,是看到教會長輩的言行不一。為了法案通過而硬去挺一些行為根本不符合聖經教導的政治人物,難道不會是將來讓更多人對教會卻步的原因?

性侵害,基督宗教不願面對的真相!

「宗教性侵害」問題並不這麼單純,無法單單歸諸個人因素,背後還有其結構性的不義,需要深入探究。可惜的是,教會機構及文化在面臨這樣的信仰危機時,不論男女,最常出現的反應不是關懷、支持受害者,反省批判教會內的性別不平等,相反地,會把教會聲譽當成首要之務,呈水牛禦敵隊形,把炮口一致對準來自外界的批評。本來算得上是內人,是教會肢體的受害者,也順便一起遭排除在外。

從世足賽談起: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

臺灣輿論想鋪的梗其實顯而易見──人家冰島比起臺灣更加小國寡民,為什麼人家冰島可以,臺灣卻不行?

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對基督徒而言,面對讓人心生恐懼與怒氣的社會案件,不是隨著世界與老我的直覺去「反應」,去「發怒」。也無須對媒體中聳動的報導感到恐慌。因為知道基督是我們唯一的盼望,我們就不再被這個世界的怒氣和恐懼所挾制。

生死之間

對死亡禁忌,對生命輕忽,是台灣社會無法承受的重量。若說,傅達仁的「加工自殺」,挑戰了台灣基督徒的道德底限,不值得被鼓勵或討論;那像「領養孩子」這種符合基督信仰精神的生命觀,又多少人能夠敞開心胸來好好愛一場呢?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新朋友,還要帶去教會嗎?

我們一直在說翻轉世界,其實,第一個需要翻轉的卻是教會。回到聖經的觀點,就是我們要把教會翻成「好土」,把新朋友帶進去才有意義。耶穌的比喻中,信仰就像「種子」,需要對的土壤才會結實累累,今天很多教會為了增長加了很多錯誤的成功神學農藥,雖然果實豐碩,但是無法令人安心。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

「聖經這樣寫」與以色列本位主義

激進的錫安主義者在舊約聖經中所讀出的上帝,是一個為了讓尤太民族建國,卻可以無視其他民族尊嚴的上帝。普世主義者在舊約當中所讀出的上帝,則是一個樂見多民族平等並存於世界的上帝。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上帝,用什麼樣的心態去聆聽上帝,都取決於詮釋者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