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法老也是聰明人──隱藏在字裡行間的觀點

公主去河邊根本不是「為了要」洗澡,那件假稱是「順便做」的事,才是她去河邊的真正目的──撿嬰兒。否則,若公主真的是要洗澡,她的宮女忙著伺候,怎麼能「在岸邊散步」呢?她們應該是在尋找什麼當時很容易找得到的東西:被丟進河裡的男嬰。

《24週》:晚期墮胎的困境

阿絲緹(Astrid)是多才多藝的女演員,在結合詩、音樂與舞蹈的諷刺獨角戲(Kabarett)劇場與廣播界,擁有頗獲好評的事業發展。她與劇場經理育有一女,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在她腹中第六個月時,產檢得知胎兒可能患有唐氏症(Down Syndrom),兩人決心要迎接挑戰的同時,照顧大女兒的保母卻不願照顧狀況特殊的嬰兒,索性請辭……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用什麼樂器敬拜?──習以為常系列之一

許多台灣的禮拜堂都擺了一台鋼琴,有的還是平台鋼琴。鋼琴音域廣、音色豐富、音響可塑性高,可以為一人、數十人、數百人伴奏,也可以是獨奏樂器,鋼琴之於音樂敬拜有許多好處。問題是,在有鋼琴的教會中,有多少人懂得鋼琴應用於音樂敬拜中的特色、優勢與劣勢呢?

等待-盼望

我一直記得,在遙遠而模糊難辨的兒時回憶中,有一個奇特的夜晚。那是第一次,我的母親與我,在水和空氣都嚴重汙染的高雄家裡,盯著電視螢幕,看完了長達3小時的經典電影《十誡》。或許,那是我第一次熬夜?肯定的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透過電影,想像以色列民族的解放故事。

《新居風暴》:戲裡戲外,同樣身陷桎梏的伊朗女人

2012年,以《分居風暴》(A Separation)榮獲金熊獎、金球獎和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今年推出了新作品《新居風暴》(The Salesman),描述一對夫妻因一場意外面臨人生重大轉折;這部作品雖然不若《分居風暴》般經典、高人氣,仍再次拿下坎城影展最佳劇本和最佳男主角兩項大獎。

面對悲傷,看見那些一直在身旁的美麗

當你遭逢巨變、失去所愛之人,如何找回生命的軌道?曾經神采奕奕、受到眾人喜愛的廣告公司老闆霍華,在六歲女兒因病過世後,徹底變了一個人。過去意氣風發的他消失了,每天活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在悲傷中與世隔絕,不僅與妻子離婚,甚至不願與人說話。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害。

舉不舉手有關係?

在一般長老教會信徒的印象中,往往認定只有被按立的牧師,才可舉手祝禱,而倘若那一堂聚會沒有牧師,則傳道是用帶領大家禱告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長老教會的教制中,長老也是由受按立,而且長老教會是一個長老治會的教會,因此長老亦有舉手祝禱的權柄,然而,鮮少由長老祝禱,更遑論採用舉手祝禱的方式……

《美女與野獸》:童話故事所揭露的真實

近期上映的《美女與野獸》夾帶著迪士尼影迷的期待、以及女主角艾瑪華森的高人氣,再度成為話題。為什麼童話故事歷久不衰、動人心弦?因為童話說出我們內心的渴望:我們都渴望被愛、跨越外表被認出內心的可愛,並且被給予自由回應這份愛。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

反對科學的信仰?

一般人(包括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與科學對立起來,非此即彼。彷彿接受信仰,就等同反對科學;接受科學就是拒絕信仰。然而,若以「人如何獲得知識」的角度來看,信仰與科學各自有處理的領域,看似分隔卻又有所接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