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林奕含自殺後:我們能否成為「更能想像他人痛苦的人」?

光是教條,無以拯救靈魂。我們需要以開放式的對話談心、談性,教導孩子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不為性別貼上特定標籤,更需要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爸爸媽媽永遠陪伴你、愛你、接納你,好讓房思琪們在遭遇危險、困惑不安的時候,能夠有求援的管道。

你所唱的,你明白嗎?

基督宗教是一個唱歌的宗教,在聖經中,看得出來以色列民族應該十分愛唱歌,祭司唱,牧羊人唱,喜樂時唱,哀傷時也唱。還留下了至少一個直接以「詩篇」為名的歌曲集,在希伯來聖經當中。時至今日,亞伯拉罕一神教中的四大宗教,在宗教儀式中,「音樂」都是重要的元素。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面對信仰的Long Halftime Walk

導演李安自2012年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奪下奧斯卡金像獎以後,終於在今年推出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電影預告畫面美得讓人瞠目結舌,流暢的敘事節奏讓觀看者心臟隨之起伏跳動……。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YOU小孩在哪裡?

當代台灣教會對「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的理解與實踐,差不多等同於兒童主日學的標語,加上一個Q版的耶穌像,也許再加上幾個小孩,就是個典型的兒童主日學招生廣告。只是,耶穌的這句話,含意真的這麼窄嗎?

等待-盼望

我一直記得,在遙遠而模糊難辨的兒時回憶中,有一個奇特的夜晚。那是第一次,我的母親與我,在水和空氣都嚴重汙染的高雄家裡,盯著電視螢幕,看完了長達3小時的經典電影《十誡》。或許,那是我第一次熬夜?肯定的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透過電影,想像以色列民族的解放故事。

高牆為誰而築?──習以為常系列之三

有沒有哪些人、哪一群人,是你寧可跟他們保持禮貌或安全的距離的?(說不定也帶著一點微微的、出於憐憫的不屑)他們最好與你井水河水不犯、不要找你麻煩。他們是誰?是哪些人?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劉曉波與耶穌之名

劉曉波的死可能是更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沒有A(受洗)的劉曉波比基督徒更B(行公義好憐憫)?當非基督徒比基督徒更行公義好憐憫時,基督徒的態度是說「但是我有受洗,你沒有」嗎?還是應該要自省:我們應該做得更多?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屬靈嬰孩症候群之大頭症

按保羅的話說,哥林多的疾病是:無知又自大,靈性上的驕傲;明明知識淺薄,又有一個極其強大的自我意識,這種狀況,是靈性幼稚的表現,所以,他們只是嬰孩。或可稱為為「屬靈嬰孩症候群」。偏偏哥林多人意自以為已經成年,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這豈不是大頭症麼。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