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向穆斯林學習

在萊辛的劇作與作品中,一再強調「理性與寬容」,因此他成了德語文學「啟蒙運動」(die Aufklärung)的代表人物,如今,《智者納坦》也成了德國高中生必讀的讀物,更是各地劇院不斷翻新的常演劇碼。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困獸之網》:誰的手,可以帶領北韓破網而出?

在眾多探討兩韓議題的電影中,《困獸之網》(The Net)跳脫以往一面倒抑北揚南的基調,平實呈現獨裁國家和資本社會兩種極端下的醜惡,視角獨具一格。南北韓之間佈下的天羅地網,就像無意間卡住漁船引擎、導致主角命運丕變的那張網,人民無意間就會受縛其中,只能絕望又無奈地成為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

《賓漢》:王子復仇記之後,何去何從?

「父親要我們猶太人與羅馬人,成為兄弟作為典範。」在羅馬帝國還昌盛的年代,猶太王子賓漢與羅馬孤兒馬薩拉原本情同手足,但兩人追求和平的方式不同,賓漢心軟加上判斷失誤,包庇主張以武力推翻羅馬統治的奮銳黨人,導致總督彼拉多遇襲。

如果法老也是聰明人──隱藏在字裡行間的觀點

公主去河邊根本不是「為了要」洗澡,那件假稱是「順便做」的事,才是她去河邊的真正目的──撿嬰兒。否則,若公主真的是要洗澡,她的宮女忙著伺候,怎麼能「在岸邊散步」呢?她們應該是在尋找什麼當時很容易找得到的東西:被丟進河裡的男嬰。

林奕含自殺後:我們能否成為「更能想像他人痛苦的人」?

光是教條,無以拯救靈魂。我們需要以開放式的對話談心、談性,教導孩子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不為性別貼上特定標籤,更需要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爸爸媽媽永遠陪伴你、愛你、接納你,好讓房思琪們在遭遇危險、困惑不安的時候,能夠有求援的管道。

性/別,說好的自決呢?

細細老師在書的末了,提到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有盼望,指望一個沒有肉體沒有疾病沒有情傷的天堂。其實,復活不在乎靈也在乎身體,康沃指出,雙性人神學可以同殘障神學結盟,看醫治,不必再侷限於個人身體的「正常」,而是破碎關係的修復,而這才是日後復活身體所能帶給人的真正盼望。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耶和華的日子

不少基督徒以為,信仰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忽略了信仰也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如果忽略了「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不知道追求社會公義與公平,又能比當年滅國之前的以色列人高明到哪裡去?

去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如果教會裡的教導擺脫不了總是輕輕柔柔的「心靈雞湯」式的主題式講道,而不願意扎扎實實地帶領會友面對經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意義,讓神的話語真實地刺穿我們生命的虛假與老我,那麼不論是領袖還是會友,終究,我們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在聚會,在服事,在日復一日的聚會中虛度生命。

小心宗教組織的走火入魔

雖然很虔誠的人可能會選擇將宗教組織當作主要的人際互動重心,不過任何名門正派都不會將信徒的生活圈和人際網絡牢牢地綁在自己的宗教組織內部,肯定會尊重信徒作為社會人的其他社會角色與人際網絡,鼓勵其建立均衡而健全的人際關係,在社會上好好發展,在宗教組織聚會時也好好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