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海上焰火》:我們都不該活在平行世界

身為基督徒,如果我們相信上帝創造全世界,又怎麼能容許自己掩面不看見某些角落?此刻,在全球的難民國家和各地難民營裡,都有無數受苦的人和基督徒工作者,如果我們無法去到苦難之地,至少,為他們禱告,只因在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裡,我們的心中都不該擁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魯蛇的誇勝

然而,如果〈We Will Rock You〉必須和〈We Are the Champion〉一起唱,那這個We是誰?為什麼要說「沒有時間當魯蛇」?難道不正是因為我們是魯蛇,因此我們才一起唱「We Will Rock You」,而在失敗後,我們更要一起唱「We are the Champion」嗎?不正是因此,才說「我們將奮戰到底」嗎?因為我們還沒有贏啊!

《聲之形》:肉體與心靈死亡的救贖之道

學會接納自己與他人,甚至讓他人幫助你一同活下去,確實很重要。只是在我看來,這其實是開始,並不是結束。畢竟人的愛與接納總是有限,更何況當我們把自我價值建立在他人身上,更難保他人的反應。也因此,我們真正需要聽見的,是創造我們的慈愛父神的聲音,還有祂怎麼看待我們。

《困獸之網》:誰的手,可以帶領北韓破網而出?

在眾多探討兩韓議題的電影中,《困獸之網》(The Net)跳脫以往一面倒抑北揚南的基調,平實呈現獨裁國家和資本社會兩種極端下的醜惡,視角獨具一格。南北韓之間佈下的天羅地網,就像無意間卡住漁船引擎、導致主角命運丕變的那張網,人民無意間就會受縛其中,只能絕望又無奈地成為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

《美女與野獸》:童話故事所揭露的真實

近期上映的《美女與野獸》夾帶著迪士尼影迷的期待、以及女主角艾瑪華森的高人氣,再度成為話題。為什麼童話故事歷久不衰、動人心弦?因為童話說出我們內心的渴望:我們都渴望被愛、跨越外表被認出內心的可愛,並且被給予自由回應這份愛。

她何以千夫所指?

坦白說,對跟隨耶穌的人來說,施洗約翰被殺的原因沒那麼重要;初代教會的信徒一定也已覺察到了這點,因此在較晚寫成的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也都不再記述施洗約翰被殺的原因。馬太福音反映了第一世紀猶太人的生活與傳統,同時也批評並修改當時猶太人的信念與政治傾向,很可能延續馬可福音中關於施洗約翰死因的記敘,以增強希律「像搖擺的蘆葦」、沒主見的形象。

一個歌手的祈禱

如今教會已經不再拒絕流行音樂,在聚會時帶領讚美的樂團,事實上和一般搖滾的編制沒有差別。但敬拜讚美畢竟不是流行歌,教會裡唱的畢竟還是對獨一真神的頌讚。照說,透過歌聲傳達的神的摯愛,理應打入渴望救贖的人心。然而這麼多年來,同樣的吉他與鼓聲,真正打進我心裡的,卻是張楚的〈上蒼保佑吃完了飯的人民〉。

關於情緒勒索:失落的界限,唯有堅持選擇才能尋回

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包括了三項環環相扣的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情緒勒索者透過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糕,同時放出誘餌:「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會肯定你。」接著,引發你的罪惡感,暗示你有責任滿足他的需求……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俄國政教關係(下):電影《纏繞之蛇》與樂團暴動小貓的控訴

以教會的角色而言,當其面對政治和社會上的種種不公義,以沈默的態度隱遁於靈性上救贖的層次,是否真的是符合信仰的?面對不公義而選擇沈默,難道不是這個不公義結構的幫兇嗎?

沒有愛的智慧有多可怕:反駁某些「基督徒」在劉曉波逝世之後的言論

我閱讀過劉曉波的很多文字,發現劉曉波研讀過聖經和許多神學著作,內心深處充滿了對真理的渴慕,甚至比很多「教主式」的專橫獨斷的基督徒更接近聖經真理。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上帝並非只使用基督徒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出發,人的生死乃至一切都是在主耶穌基督裏才有意義。然而,上帝是否只是基督徒的上帝?祂是否只使用基督徒?是否只為基督徒討公道?聖經如何教導我們?

李孝悌/該撒如何管上帝的物

實則,宗教團體內部財務使用狀況,唯透過信徒本身自己來監督最為有效。耶穌以管家做比喻,要我們在最小的事上忠心,信徒基於信仰所捐贈、奉獻的錢財,負責使用管理的「管家們」若能盡心忠心,必無需擔心公開透明帳務內容、或國家行政監督。如此,該撒的物便歸該撒,上帝的物自然歸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