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向穆斯林學習

在萊辛的劇作與作品中,一再強調「理性與寬容」,因此他成了德語文學「啟蒙運動」(die Aufklärung)的代表人物,如今,《智者納坦》也成了德國高中生必讀的讀物,更是各地劇院不斷翻新的常演劇碼。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釋憲之後:練習以愛面對異見

信仰其實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因為聖經不是一本道德指南,告訴我們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而是神寫給祂孩子們的情書,字字句句都是帶領我們更多認識祂的心意。信仰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而是幫助我們在各自的立場上,學著有更寬廣的眼光、更像耶穌的身量。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女人何時能真正得勝?

唯有改變大眾的價值觀,社會才有轉化的可能。上帝創造男女、兩者皆好,當人們學習放棄自己的益處,真實認識每個人的獨特和寶貴,才能明白,一個女人的生命之重,比嫁妝的重量更值得承擔。

《心靈小屋》:當你改變目光方向,傷痛終將遇到愛與救贖

一場意外,失去了小女兒蜜思,從此改變了麥肯跟整個家。事隔數年,麥肯收到一封神秘信件,邀請他回到當初的案發現場,署名是他妻子對上帝的暱稱「老爹」……「如果神是良善全能的,那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破碎傷痛?」「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神,我需要祢時,祢在哪?」從小經歷家暴又痛失愛女的麥肯,始終無法諒解上帝,但當他踏上往小屋的路,卻經歷一場不可思議的救贖之旅。

沉默的暴力與溫柔

在領聖餐這一刻,女孩隻身來到格雷面前,成了整間教會唯一一位願意接納格雷的人。事實上,整間教會裡,就只有這個女孩有資格控訴格雷。面對這個讓他內疚至深的女孩,格雷在給了聖餐後,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淚水,直接哭倒在女孩懷裡……。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大娛樂家》:跳脫外在框架,自由活出神所造的你

有哪些因素,讓我們無法活出神所創造的自己?無論是出身背景、他人眼光、內心中的謊言,甚至實現夢想本身,都可能成為得到真自由的攔阻。因此格外需要一次次來到神面前,領受祂的眼光,取代自己的眼光,活出神所創造的你。

《與神同行》沒說出口的現世社會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