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沉默的暴力與溫柔

在領聖餐這一刻,女孩隻身來到格雷面前,成了整間教會唯一一位願意接納格雷的人。事實上,整間教會裡,就只有這個女孩有資格控訴格雷。面對這個讓他內疚至深的女孩,格雷在給了聖餐後,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淚水,直接哭倒在女孩懷裡……。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林奕含自殺後:我們能否成為「更能想像他人痛苦的人」?

光是教條,無以拯救靈魂。我們需要以開放式的對話談心、談性,教導孩子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不為性別貼上特定標籤,更需要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爸爸媽媽永遠陪伴你、愛你、接納你,好讓房思琪們在遭遇危險、困惑不安的時候,能夠有求援的管道。

基督徒生活的日常

如果要讓基督信仰成為台灣社會的「日常」,我們就不能只是關在教堂當中,只用外人難以理解的「術語」來彼此溝通。對於自己生命的認識與見證講述,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成功/失敗、使用前/使用後的推銷模式上。

YOU小孩在哪裡?

當代台灣教會對「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的理解與實踐,差不多等同於兒童主日學的標語,加上一個Q版的耶穌像,也許再加上幾個小孩,就是個典型的兒童主日學招生廣告。只是,耶穌的這句話,含意真的這麼窄嗎?

《海上焰火》:我們都不該活在平行世界

身為基督徒,如果我們相信上帝創造全世界,又怎麼能容許自己掩面不看見某些角落?此刻,在全球的難民國家和各地難民營裡,都有無數受苦的人和基督徒工作者,如果我們無法去到苦難之地,至少,為他們禱告,只因在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裡,我們的心中都不該擁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魯蛇的誇勝

然而,如果〈We Will Rock You〉必須和〈We Are the Champion〉一起唱,那這個We是誰?為什麼要說「沒有時間當魯蛇」?難道不正是因為我們是魯蛇,因此我們才一起唱「We Will Rock You」,而在失敗後,我們更要一起唱「We are the Champion」嗎?不正是因此,才說「我們將奮戰到底」嗎?因為我們還沒有贏啊!

《聲之形》:肉體與心靈死亡的救贖之道

學會接納自己與他人,甚至讓他人幫助你一同活下去,確實很重要。只是在我看來,這其實是開始,並不是結束。畢竟人的愛與接納總是有限,更何況當我們把自我價值建立在他人身上,更難保他人的反應。也因此,我們真正需要聽見的,是創造我們的慈愛父神的聲音,還有祂怎麼看待我們。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看你是稅棍

耶穌就是這樣帶著不斷挽回他人的心志,在在的希望每一個人能在最好的狀況下被保護著,縱使有錯誤,亦顧及他人的顏面,在處理「得罪弟兄」的事情上,「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

耶和華的日子

不少基督徒以為,信仰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忽略了信仰也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如果忽略了「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不知道追求社會公義與公平,又能比當年滅國之前的以色列人高明到哪裡去?

去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如果教會裡的教導擺脫不了總是輕輕柔柔的「心靈雞湯」式的主題式講道,而不願意扎扎實實地帶領會友面對經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意義,讓神的話語真實地刺穿我們生命的虛假與老我,那麼不論是領袖還是會友,終究,我們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在聚會,在服事,在日復一日的聚會中虛度生命。

小心宗教組織的走火入魔

雖然很虔誠的人可能會選擇將宗教組織當作主要的人際互動重心,不過任何名門正派都不會將信徒的生活圈和人際網絡牢牢地綁在自己的宗教組織內部,肯定會尊重信徒作為社會人的其他社會角色與人際網絡,鼓勵其建立均衡而健全的人際關係,在社會上好好發展,在宗教組織聚會時也好好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