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各各他的路——在公共空間忠心跟隨耶穌

近來台灣因同性婚姻的議題引起基督徒間的激辯,也引發基督徒和同志運動者之間的張力。在這些張力背後,顯出一個比同性婚姻合法否更重要的議題: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如何與不同信仰的人一起生活?面對公共議題,基督徒有沒有權利從信仰出發表達對議題的看法?又應不應要求社會中的其他成員按我們的方式生活?

與沃弗一起上教會——委身不只是個人選擇

11年前我從台灣到美國讀書,剛到新的環境,我想先去看看不同形態的教會,再決定要委身在哪一間教會聚會。

教養與牧養——教養是藝術,不是技術

之前讀到一本基督教育兒的書,作者提到當孩子還小,常需要她的注意力時,如何分別時間來靈修成為一大挑戰。作者分享到,有一回當他兩歲的孩子不斷要他的注意力時,他鄭重地對孩子說:「媽媽需要和上帝說話,可以請你保護我,讓我不被他人打擾嗎?」於是她的孩子真的就守在房間門口,不准他人進去打擾母親靈修。

面對生命的巨山

「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這則故事與耶穌對「信心」的教導極為相似,耶穌曾對門徒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章20節)

愛是一個動詞

「愛」,很可能是目前日常社交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了,不只年輕世代開口閉口會說「我愛你」,那些讓人電到、激情、迷戀,半夜睡覺也會偷笑,很High、有FU,讓我們Fall in love感覺良好的浪漫。基督徒當中當然也普遍使用,從所唱的詩歌、彼此見面問安的用語即可略知一二。

十誡,一瞥美麗世界之窗

幾個月前一位青少年問我:「真的有地獄嗎?如果有,上帝為何要創造出地獄這麼恐怖的地方?」真是大哉問!我沈默了一下,然後問她:「你住在哪?」她說:「Arcadia(洛杉磯一個學區極佳的城市)。」「你喜歡那個社區嗎?」「不錯啊,環境整齊乾淨,教育資源豐富,公共設施也很完善。」

防範極小的罪

在創世記3章提到人類的首宗犯罪事件,就是夏娃先聽從了蛇的引誘而吃了分別是非的果子,接著亞當也吃了;當上帝開始處理先祖犯罪的事時,亞當把責任推給夏娃,而夏娃則是推給蛇。這就是罪的可怕,相互推御責任,不願去承擔自身所應負起的責任。

信仰核心是聽講道?

長久以來,「基督徒」跟「作禮拜」幾乎畫上等號!基督徒不作禮拜就是很不好的基督徒。那麼,「作禮拜」的重心是什麼呢?毫無疑問,就是「聽講道」。可以錯過前面唱詩歌(反正唱歌也是為了等人?)絕不能錯過聽講道,台語稱為「聽道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害。

反對科學的信仰?

一般人(包括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與科學對立起來,非此即彼。彷彿接受信仰,就等同反對科學;接受科學就是拒絕信仰。然而,若以「人如何獲得知識」的角度來看,信仰與科學各自有處理的領域,看似分隔卻又有所接合。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

天職與資本主義的鐵籠:再思《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當前許多教會對於教義的強調,與當年宗教改革之後,這些原始的新教教派所強調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倫理觀念,早已相去甚遠。原因在於,這些基督教會為了追求人數的快速增長,於是並不強調對於既有信徒的信仰扎根。

別讓謊言困住你的人生 ──大膽拒絕魔鬼的七大謊言

你喜歡謊言嗎?我們多少都會喜歡謊言,怎麼說呢?因為我們喜歡聽好聽的話,盡管我們知道那不一定是事實,但我們希望聽好聽的話。這就好像是「國王的新衣」裡的國王一樣,我們似乎是選擇喜歡聽的訊息來聽,但是否它也暗示著謊言(不是真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