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各各他的路——在公共空間忠心跟隨耶穌

近來台灣因同性婚姻的議題引起基督徒間的激辯,也引發基督徒和同志運動者之間的張力。在這些張力背後,顯出一個比同性婚姻合法否更重要的議題: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如何與不同信仰的人一起生活?面對公共議題,基督徒有沒有權利從信仰出發表達對議題的看法?又應不應要求社會中的其他成員按我們的方式生活?

與沃弗一起上教會——委身不只是個人選擇

11年前我從台灣到美國讀書,剛到新的環境,我想先去看看不同形態的教會,再決定要委身在哪一間教會聚會。

教養與牧養——教養是藝術,不是技術

之前讀到一本基督教育兒的書,作者提到當孩子還小,常需要她的注意力時,如何分別時間來靈修成為一大挑戰。作者分享到,有一回當他兩歲的孩子不斷要他的注意力時,他鄭重地對孩子說:「媽媽需要和上帝說話,可以請你保護我,讓我不被他人打擾嗎?」於是她的孩子真的就守在房間門口,不准他人進去打擾母親靈修。

面對生命的巨山

「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這則故事與耶穌對「信心」的教導極為相似,耶穌曾對門徒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章20節)

愛是一個動詞

「愛」,很可能是目前日常社交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了,不只年輕世代開口閉口會說「我愛你」,那些讓人電到、激情、迷戀,半夜睡覺也會偷笑,很High、有FU,讓我們Fall in love感覺良好的浪漫。基督徒當中當然也普遍使用,從所唱的詩歌、彼此見面問安的用語即可略知一二。

十誡,一瞥美麗世界之窗

幾個月前一位青少年問我:「真的有地獄嗎?如果有,上帝為何要創造出地獄這麼恐怖的地方?」真是大哉問!我沈默了一下,然後問她:「你住在哪?」她說:「Arcadia(洛杉磯一個學區極佳的城市)。」「你喜歡那個社區嗎?」「不錯啊,環境整齊乾淨,教育資源豐富,公共設施也很完善。」

防範極小的罪

在創世記3章提到人類的首宗犯罪事件,就是夏娃先聽從了蛇的引誘而吃了分別是非的果子,接著亞當也吃了;當上帝開始處理先祖犯罪的事時,亞當把責任推給夏娃,而夏娃則是推給蛇。這就是罪的可怕,相互推御責任,不願去承擔自身所應負起的責任。

信仰核心是聽講道?

長久以來,「基督徒」跟「作禮拜」幾乎畫上等號!基督徒不作禮拜就是很不好的基督徒。那麼,「作禮拜」的重心是什麼呢?毫無疑問,就是「聽講道」。可以錯過前面唱詩歌(反正唱歌也是為了等人?)絕不能錯過聽講道,台語稱為「聽道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該向菲律賓天主教會學習的功課

菲律賓天主教徒本月18日在馬尼拉示威,抗議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濫用非法手段殺人。這是菲律賓天主教會最新一波與強人對抗的行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以掃毒為名,授權警方濫用體制外的獵人,捕殺被貼上販毒嫌疑的人士。結果菲國警方「假辦案、真勒索」,栽贓製造業績等醜聞始終不斷。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轉型正義」的生活日常

最近與多年老友J餐敘,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兩人竟聊起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餐桌上談起「轉型正義」這個嚴肅的話題,J乾了一杯台啤說:「為了食慾和助消化,我講兩個發生在自己身上,藏在心裡15年的小故事,那也是我對『轉型正義』最簡單的瞭解。」我邊吃邊聽他講故事。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