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紹光/路德與德意志民族主義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並且統治的諸侯可以擔任最高的聖職,這就創造了一種國家教會了,俗世的領袖以「緊急主教」來在教會的領域之中行使其權力。路德把教皇與皇帝的權力與責任,置於德意志主權統治者的手裡。

姚立明:世界恨我們

我已將祢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翰福音17章14~16節)這是耶穌在上十字架前為門徒的祈禱,是耶穌對基督徒處在這個世界上的描述,其中核心的概念是「世界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

光年/談全職傳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時代的再現?

大多教會和信徒,一方面受到過去「傳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時代印象,一方面也矯枉過正,深怕傳道人可能貪財,而只重於嚴格的監督,卻忽略了應當為傳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規劃,以讓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無後顧之憂地被培植和養育成為將來成熟的牧羊人。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開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參加了幾個重大的家庭教會受逼迫案件的調查、寫作和訴訟。換言之,上帝呼召我傳道之前,先讓我觀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會。免得我以後上了船,才說不知情。後來學校停了我一段時間課,也不能在媒體發表文章了。

禤智偉/主耶穌親授的非暴力抗爭七式

假使基督徒一旦投身群眾政治,就立時將主耶穌的教導和榜樣拋諸腦後,視之為不切實際的空想,我們豈不是自願將福音「去政治化」?卻不曉得,耶穌在世的職事,已經在要麼順服投降、要麼勇武抗暴以外,行出了第三條非暴力抵抗的窄路。

禤智偉/學聽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傳道者需要真正的聽道者作為夥伴,宣講才可能發生。聽道者應該是主動積極的信道者、尋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動消極的消費者。聽道者在宣講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傳道者還要關鍵;崇拜是否「有道可聽」是聽道者自己的責任,多於傳道者,因為傳道者根本從來無法控制聽道者聽到甚麼、或到底是否在聽。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

韋爾斯、科雅貝/宴席定要繼續

當我們現在要在彼此相遠的不同角落,去持守這場宴席,我們就被邀請,去推敲、去細嚼、去回味,主餐禮當中諸種禱告的含意:原來,上帝想方設法,為要達成祂轉化眾生、成就美好的旨意,並在受造世界中以變像的形式來彰顯祂的榮耀。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