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開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參加了幾個重大的家庭教會受逼迫案件的調查、寫作和訴訟。換言之,上帝呼召我傳道之前,先讓我觀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會。免得我以後上了船,才說不知情。後來學校停了我一段時間課,也不能在媒體發表文章了。

禤智偉/學聽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傳道者需要真正的聽道者作為夥伴,宣講才可能發生。聽道者應該是主動積極的信道者、尋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動消極的消費者。聽道者在宣講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傳道者還要關鍵;崇拜是否「有道可聽」是聽道者自己的責任,多於傳道者,因為傳道者根本從來無法控制聽道者聽到甚麼、或到底是否在聽。

呂紹昌/當世界翻天覆地,神坐著為王

亞當夏娃的犯罪,殃及人與萬物。聖經直截了當的宣告:「因你的緣故,﹝地﹞將長出荊棘和蒺藜。」(創世記3章18節,自譯)墮落後的伊甸,災難無法避免。許多天災人禍,其實經常是人禍的併發症,或是人禍的苦果,至終離不開人禍。若人不悔罪轉向神,災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我最大的收穫呢,是在這些錯誤中,卻驚訝和真切的看到,主基督依然在他的教會和他兒女的生命中掌權。福音之道,就是以愛為旗,在我們以上。是在我們的淚水中凱旋的,是在我們的軟弱中令人敬畏的。我知道我服侍的這位主太偉大了,主若施恩,我的過犯雖多,卻不能改變他對教會的心意。

王文堂/我們應當跟從誰?

基督徒應當跟從哪一個潮流?是跟從融合了民族、民粹、資本三者的川普潮流,還是跟從融合了相對、個人、平等三者的後現代世俗主義?我想答案很簡單:我們基督徒不跟從世界,只跟從主!

鄧紹光/路德與德意志民族主義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並且統治的諸侯可以擔任最高的聖職,這就創造了一種國家教會了,俗世的領袖以「緊急主教」來在教會的領域之中行使其權力。路德把教皇與皇帝的權力與責任,置於德意志主權統治者的手裡。

臨風/面對美國「反政治正確」與「民粹主義」狂潮

川普當選不到一個月就點了「川蔡」,後來又用推特的方式加了幾味小菜,讓全中國跌入五里霧中。這是「政治不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最大能量的發揮!「政治不正確」過去幾年來在美國是個最醒目的口號,可說是時代的標示。川普使用它作政治武器,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化境。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這就是地方教會的建造,對於中國社會轉型的不可取代的價值。這不是教會的目的,是教會的副產品。但這個副產品,最終會為一場更大、更深入的福音運動預備人心。地方教會就是一個基督徒社區,是唯一真實的人類共同體。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受打傷的市民

曾當警察的父親提醒我,英國警察選擇不配鎗執勤,因為他們相信擁有更大武力裝備的警察要先克制自己武力,示威者或違法者就不會選擇用更大武力。當選擇克制武力時,警察就要思考如何積極向違法者溝通,減少衝突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