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風/直面後基督教族群對聖經的疑懼

美國的基督教界,包括福音教會、主流教會、天主教會、東正教、摩門教,等等,近年來逐漸感受到會眾流失的壓力和對文化影響力的普遍下降,尤其是以白種人為主的教會。面對這個現實,基督教界應當如何回應?

黃春生/再思「唯獨聖經」:落實在牧養的實踐(上)

如果我們讀聖經,一直停留在過去的眼光,不在我們當下的處境去思考和反省,我們很容易也會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逼迫者。我們說的「改革宗」,其實也是「改革中」,是不斷在進行的一種過程。如果宗教改革只有停留在500年前的處境,沒有隨著時代前進,我們今天的教會就是需要被改革的對象。

禤智偉/學聽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傳道者需要真正的聽道者作為夥伴,宣講才可能發生。聽道者應該是主動積極的信道者、尋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動消極的消費者。聽道者在宣講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傳道者還要關鍵;崇拜是否「有道可聽」是聽道者自己的責任,多於傳道者,因為傳道者根本從來無法控制聽道者聽到甚麼、或到底是否在聽。

光年/跳脫成功模式的「作見證」

基督信仰最特別之處,不是成功案例!而是當我們軟弱時、仍處病痛時、失意時、消沈時…甚至是瀕臨死亡之際,我們卻向主存著指望,這就是好見證,甚至應該說這才是見證!

臨風/仇恨、偏見與暴力的時代,我們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這個情緒高漲,仇恨、偏見與暴力充斥的「美國優先」的國家,要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或許沒有什麼便捷的解決方案。不過在改變政治氣候之先,或許更需要改變的是我們個人的心態,從奪取權力到了解對方的傷處。Weisser拉比的耐心、愛心和寬恕或許正是我們值得深思的榜樣?

臨風/好撒瑪利亞人?從聖經看接納敘利亞難民的困境

2011年春,敘利亞爆發了內戰。由於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用武力鎮壓國內的示威民眾,占大多數的遜尼派穆斯林於是憤而起來反抗。因着阿薩德用殘酷的手段大量屠殺本國的人民,許多難民開始紛紛逃向世界各地。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開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參加了幾個重大的家庭教會受逼迫案件的調查、寫作和訴訟。換言之,上帝呼召我傳道之前,先讓我觀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會。免得我以後上了船,才說不知情。後來學校停了我一段時間課,也不能在媒體發表文章了。

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